岑寒烟与即墨青【双策师徒友情向

岑寒烟与即墨青
1
岑寒烟第一次到天策府就被一个路过的小兵嫌弃了一句 ,怎么这么小?
曹将军听到后随手甩了跟棍子把小兵砸出个包,末了还加一句“绕校场跑,跑到饭点,然后给这孩子道歉。”
岑寒烟也非常不负众望,长成一个身高一米五气场三米六的军萝。
她觉得除了上级的大个子都比较蠢,比如她徒弟,身高一米七智商情商不到一米,忧虑她徒弟比忧虑她的绿绿还麻烦,况且人还不止吃草。
不对,是不吃草。
她徒弟叫即墨青,一个勤勤恳恳打铁为生的军娘,上完前线都是吊口气回来,不是太拼命而是太渣,上头大手一挥“算了你还是搞后勤吧。”
这个徒弟渣得令人不敢相认,但也不是很渣,她能把敌军的马驹偷出来。
“我怕绿绿走丢被抓走了。”
“是只马都比你聪明……”
岑寒烟嫌弃多了是会愧疚的,所以在接到即墨青买了只望云睢后穷得只能吃掉浮云那份马草的消息后赶紧寄了一百金和一打包子过去。
但她很快后悔自己的愧疚了,在她经济困难时,她那要命的徒弟居然寄了一筐甜象草,说怕师父养不起马了。
当初她就不该收这徒弟。
“谢谢师父送的浮云,它让我遇到一个爱它的人,我就这样遇见我的情缘。”
岑寒烟收到这封信后就近拉了个和尚去饭馆喝酒,把一桌子神策喝到桌子下后迷迷糊糊地趴在和尚背上想,我收这徒弟,不如去吃草。
2
岑寒烟觉得这徒弟有用时是她毕业的时候,即墨青哭着死活不肯把密信交给线人,说什么“交给你我师父就让我毕业了……”线人无奈地说不算你经验啦她才放了手,噌地一下满级了。
“干这行的你也信他话?”岑寒烟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哭晕过去的徒弟,从马背上拿下毕业的军装,嗯,她砸锅卖铁买的。
结果即墨青哭得更凶了,岑寒烟只好先去趟天策府办事,托同事捎个口信说有事用召请令。
同事隔天回府说,那姑娘在我去的那会儿已经哭歇了,听见口信后又哭了半天,到我走都没停。
坏了,毕业用不着召请令,这蠢居然能自下而上地传染。
毕业后的即墨青生活尚能自理,至少会接些打盗宝贼这样保证收入的活,第一次干完事她居然兴冲冲跑去问姬黄泉说收不收个天策一起当打手,害得整个成都的人以为天策府出现经济危机开始裁员不给工资了。
真不愧是混得风生水起的徒弟。
岑寒烟教育徒弟做军人的要节俭,即墨青照做了,但这无法阻止她认识个有钱的藏剑。
被送了一万金不说,那藏剑要送她匹好马,她居然不收!
气的岑寒烟在天策府蹲她徒弟,质问为何受贿与为何受贿不全收。
答,绿绿快饿死了,没钱,多只马绿绿更得饿死。
岑寒烟气到冒烟。
3
长安内城开放后岑寒烟没怎么去过,去了也没什么感受。
第一次摸了个草莓就被打晕拖走了,醒来后丢了个金锭就潇洒出去,骑着马继续逛市场。
越来越闲,跟要退休了似的,她顶着张萝莉脸想。
即墨青在没满级时就心心念念要去看长安城。适逢战乱,外头的狼牙兵壮得能拆掉她的胳膊,硬是凭着三脚猫的轻功飞到城墙上了。
对此岑寒烟表示惊讶,当年带她徒弟去纯阳玩时,没一次会爬峭壁。
外城空空荡荡,没有人声鸟叫,毒辣辣的阳光铺了一片,无边无际。
内城太监摇摇头不让她进去,她喊了望云睢,策马离了长安。
世道混乱无比,天策府被战火蹂躏了一遍又一遍,依然屹立不倒。即墨青当然不再是后勤,和师父在天策府外围打击敌军。
即墨青去八卦阵杀目标时重伤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浮云把她拖回府里。实在不行了,她喊岑寒烟一起去杀目标。
师徒二人自毕业后几乎没再在一起做过任务,但手脚也并无生疏,即墨青杀完目标后往山下跳,虽摔得很惨但没被追上,岑寒烟牵着一群敌人,跑到护城河那边交守军解决了。
事后两人一块吃了顿饭,互相打听最近情况。
“师父,战场上有好多绿绿,狼牙大营里也有好多。”即墨青神色黯然地啃包子。
“遍地都有绿绿的。”岑寒烟出言安慰。
“遍地都有狼牙兵。”
两人就这么沉默地蹲在河边看了大半天日落。

即墨青在内城里摸饼摸水果的技术练得比龙牙还熟,岑寒烟收过好几封形容西域烧饼如何如何好吃的信。
令人惊讶的是,那个死活不会翻寂灭厅的墙的徒弟,长安内城的墙被她翻遍了,就连屋顶还爬遍了。
“师父我已经毕业了好吗!?……”来信还附着一个奔波三天变得气呼呼硬邦邦的西域烧饼,以及一句“作为大唐正牌公务员,誓死与周扒筋搏斗到底!”
岑寒烟哭笑不得地啃掉了饼。

【感谢阅读TTWTT】
 

 
评论
热度(1)
 
© 一合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