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马日常【路恒安X燕如朔 羊策

标题无能……
发现这篇居然没发过……

路恒安就这样和燕如朔无风无雨在一起了一年。
终于路恒安肯勇敢地跨上浮云,向燕如朔伸出手。
燕如朔舒舒服服地搂着路恒安,怕硌着前面的人他特意换了件布衫,对方的心跳轻易就能感受到。
骑手心跳乱如马蹄。
燕如朔说:“你想着后面还有我就不会摔下来了。”
心跳乱如百马齐奔。
“上次有个新兵在练马,摔下来时被踩到后背,当场吐血。”
“……”
“几年前还有一个,摔下来给瘫了。”
“……”
“战场上的摔下来死了的便数不胜数了。”
“……”
“我的甲脱了,会怎样全靠你了。”说罢在路恒安脸上亲了一口,“有我在你乘马没事,骑也一定可以的,这次绝对不会摔了。”
路恒安手抖得厉害,燕如朔叹口气,猛的夹住了马肚子,一声马嘶过后,浮云开始夺路狂奔。
路恒安费了好大劲才稳住不摔下来,一边扯着缰绳努力要马慢一点,但浮云不为所动,直直朝前跑。
“向左扯些!前面拐弯!”燕如朔紧紧贴着路恒安濡湿的鬓角喊话,越过肩膀他清楚地看见路恒安紧握着缰绳,却没使上半分扯的劲。
他扣紧身前人的腰身急吼:“不拉住就等着三条命一块丢!”
猛的一扯,浮云踉跄着从崖边刹住,几颗石头一股脑儿滚下去,跌进无尽深渊。
燕如朔差点真的翻下马摔崖底了,这一刻他才真正后悔拿命陪人练马。
浮云继续往前跑。
燕如朔忽然感到一个又湿又冷的东西握住了自己的手,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什么,笑着回握,说别太得意,才勒马完了就觉得能单手骑了啊。
路恒安不动声色地握着他的手,就是不肯放开,方向倒控制得越来越好。将近日落的时候他总算是学会了骑马,最后轻轻一拉,浮云乖顺地停下来。
两人下马后,路恒安还是抓着燕如朔不肯放,燕如朔看着他有点微红的眼眶正想嘲笑他,被路恒安猛然抱住,毫无征兆地吻了下去。
这个吻没有任何章法,那人手又扣得老紧,燕如朔几乎招架不住,他想推开对方的脑袋,猛然摸到他脸颊上湿了一片。
哭啥呢大男子汉骑个马都能吓哭太他妈丢人了。
“休想我再骑能载双人的马!休想!”
路恒安终于解开了禁锢,几乎是冲着燕如朔大吼。除了上级和师父,他还从没被人这么吼过。
燕如朔朗声大笑。
哎哟这么看重小爷我就直说嘛……
燕如朔摸摸浮云的脖子安慰这可怜的马,路恒安在旁边一声不吭地看着,半晌,挤出了句对不起。
“它知道的,被你勒得那么疼。”
燕如朔乐得看见路恒安一脸压着的气急败坏,平日里除了呆一呆笑一笑他基本没啥其他情绪,像是有什么恶趣味一般想看他更多的样子。
路恒安忽然泄气了,他束手无策,面对这匹马,他竟耗尽这十多年攒下的耐心花在了一次次的恼羞和这一次的大怒上。
燕如朔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变幻莫测的表情,路恒安偏过头去,轻轻地说,领子太开了。
燕如朔愉悦地把衣服扯成碎片,路恒安拔腿就跑,蹭蹭蹭地闪的远远的。
燕如朔哈哈大笑。

 
评论
热度(10)
 
© 一合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