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尽从幻境里出来,身上依稀有着前一时辰的温存,他枕在淌着溪水的砂石上,水声低沉,崖底里的风竟然有些温柔,要人忘了这是华山底下。
他几乎要再睡过去,可感觉自己已经醒来了,他看到自己走向那具嵌在崖壁的棺木,解开了一道一道封锁,把棺木打开了。




 还是银甲红袍的将军,但比起幻境里气色差了很多。江尽抚摸着将军微皱的眉头,他的面容很忧郁,覆着一层白霜,江尽不忍多看,不断在脑海里回忆幻境里那个青骓草原纵马奔腾的将军,却是贪恋着眼前这个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人。




 江尽小心地吻了活死人一样的将军,醒了。他还是在崖底下,不过不是躺着,他好好的打着坐。




 江尽做了一个梦,把自己卷进自己的幻境里。他听到了师父教他诵经的声音。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他好像在看一双眼睛,眼底是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峦,一片晴空,什么也没有。




 眼前的万花正专心地挑掉新长的白发,抬眼看了看他,又继续挑着。 

我想回去了,回师父那。江尽张张嘴,始终没有说出来。

 
评论(1)
热度(7)
 
© 一合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