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荒郊野外的,几更了,一个大宅子还张灯结彩地明着灯,里面鬼气重的慌,道士皱着眉,敛了气息,随挤挤囔囔的精怪进去了。
人很多,道士被挤的都有些透不过气,小桃花精个子小小的,在人流里穿来穿去,轻飘飘地踩着人肩膀,给宾客们头发上都别上一朵小桃花。一个小桃花精踩着前面人的肩膀,面朝着道士别花,见着他好看,还顺便在脸上亲了一口,道士窘红着脸,往别的地方慢慢走去。
他掏出一沓符纸,贴在一道灯少安静的走廊,他总是凭着感觉这么抓鬼的,这次有些慌张,这鬼不坏,但越是不坏,道士越是害怕,他咬破手指,又画了道符。
“可别画错了。”不知何时一个大小姐模样的人蹲他旁边,笑盈盈的,生的很美,道士被她一吓,嗅得味道不对,往后跌坐下去,手按在了剑上。
“就你啦,娘,我要这个道士啦。”大小姐袖子一甩,一阵花粉一样的东西扑面而来,道士没了力气昏睡过去,几个家丁急急忙忙地赶过来,把道士往大房间里抬。
“我不去床上……我不去……”道士将自己摔到地上,他手腕脚腕都被捆紧了,只能剧烈挣扎,家丁拿他没办法,垂着手慌乱地在那交换眼神,大小姐换好喜服进屋,见状也明白个八九分,“他不愿上床也罢啦,你们快出去吧。”一群小桃花精逆着家丁离去的方向涌进来,点红烛,挂春帐,铺好了被褥,上好了酒菜,几个给大小姐戴发饰的,几个围着道士,见扯不下来衣服,就跪他旁边,拿金丝线往他身上绣纹样,还顺带打理他头发,正好道冠,一只小桃花精摸到道士的剑鞘吓得缩回了手,大小姐走近了取下那把剑,搁在远远的案台上。
道士头低着,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床腿边,大小姐很高兴地陪他坐旁边吃菜,他手脚的束缚都解开了,也没力气,被喂了几口菜,被抬了手虚握杯子喝了交杯酒。大小姐很开心,小桃花精们也开心地掩着嘴笑,端着菜跑出去了。
道士意识越来越模糊,他这道着狠了,不知如何是好,偏这氛围让他慌乱不起来,他努力闭了那只能让自己见鬼的眼,大概看见了自己在一个破宅子里,恰好自己剑的下面就是一堆干草。他心下有了一点法子。
大小姐还在与他说话,说自己办着喜事多久啦,一直等不到如意郎君,今天可算遇见人了,越说越欢喜,亲昵地窝在道士颈子里,一边解他腰带,符纸稀稀拉拉地从腰里掉出来抖落一地,大小姐说,这些没用的,对我都不管用,一面把道士的手用绳子捆在床腿上。
道士摇摇头,艰难缓慢地捏了一张符纸,又松开手指,符纸飞起贴到他的剑上,它烧了起来,一会儿不见了。
看吧,没用。
道士又摇摇头,大小姐衣衫已经半解了,露着雪白酥胸凑在道士面前,道士呜咽着,拿一道符封了自己的眼睛,没想被轻易揭下来,他哀嚎一声,眼里流出血来。
没用的。 一个天策将士本来赶着路,忽见路外头一座破败的宅子冒出黑烟来,他觉得奇怪,调转马头过去查看。
宅子里空空的,他寻到那间冒黑烟的屋里,一个干草垛着火了,烟从上头的窗口冲出去,不远处坐着一个一脸血的道士,面色潮红,衣衫不整的,双手被捆在了床腿上,天策赶忙过去解绳结,却徒劳无功,就连匕首也割不开。 道士睁眼看见了一个银甲红袍的将士到了门口,外头因他的到来乱成一锅粥,小妖怪们被他一身煞气吓开了,人群里让出来一条道,木质的门见他便朽坏了,大小姐半露着身子,看着那个天策,天策看不到她,朝着道士去,专心致志地捣鼓着绳结,大小姐大着胆子,继续着该干的事。
“军爷……用枪……把你的枪解开……”道士嗓子仿佛烧坏了一样,沙哑着声音说话,天策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闻言解下背上的枪,解开布条,银枪上寒光凛冽,道士嗅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看向那枪,军爷握着枪,小心地把道士腕上的绳索解了道士突然握住他的手,枪尖在他们之间虚晃了好几下。
大小姐猛地躲开枪尖,退到屋角落去,戒备地看着银枪,道士寻回了力气,慢慢站起来,取走了案上的长剑。
“军爷,劳烦护贫道一程。”道士看着空荡荡的墙角,对着天策说话,声音也正常了,天策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却依言挽枪,随着道士走出宅子。
“她还没走。”道士一脸疲惫,他流了满脸血,眼珠子泛白,跟个鬼一样。天策打量着道士,也不知道问什么好,开口说道:“你的眼睛……”“天亮就正常了,多谢军爷关心。”道士朝他作了一揖,“接下来要叨扰军爷些时日,贫道被一小妖缠住,却镇不住他,只能靠军爷枪上煞气防她。”天策不说话,有些不信道士的话的样子,但见他道袍被一些诡异的发丝绣了图案,加上刚刚的情景,他勉勉强强地信了一些,应下来了。
道士长出一口气,蒙着脸随军爷牵了马步行,一路与他说了自己所遇,瞒去一些窘迫的细枝末节。“道长这么一说,那妖物似是不那么凶煞,还挺通人性。”天策专注地听他讲,赶路的无聊疲劳都去了大半。“对,他们都不及军爷你这柄枪凶煞。”天策闻言收了表情,闷闷地走,好一会儿才低声说,这柄枪下亡魂多少,我也不清楚,它之前的主人都失了心智,机缘巧合枪才落到我手里。
道士没回应他,也不管人家看没看见,点了点头。他们走了好些路,才看到了一块能打尖的地方,天策不能离枪,道士也不能,两人只好睡在一间房一张床,还得把枪解开了,隔着枪睡觉。
突然道士想起来什么,叫住了刚要睡去的天策。天策睁眼看着梳洗干净的道士的脸,认真等着下文。
“贫道柳无,纯阳灵虚门下。”
“天策严钦,尉迟门下。”
两人奔波了一路皆是疲累,不一会儿都睡着了,小桃花精坐在窗边上,见太阳出来又躲影子里,团一块看着两人。

大小姐在路边的高树上坐着,不知想什么,太阳渐渐大起来的时候,她也缩回影子里了。


tbc

 
评论(6)
热度(11)
 
© 一合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