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聊的故事……退休老渣男【并不是我

也不是老路,老路永远年轻

锄草锄草




      扬州技艺区的拐角里坐着个老道,那儿人多且闹,熙熙攘攘,他坐在拐角里其实很挡道,也没人愿意停下来看相什么的,多是匆匆的路过,把他摊上的破布踩的破破烂烂的。

    天气很热,拐角的阴影堪堪够他缩在那儿,他把斗笠顶在脑袋前面,垂着头打盹儿。老道一副中年模样,胡子拉碴的,目光昏暗没有什么亮色,总是没精打采的样子,小贩们不喜欢他,他也不介意,每天到点收摊,买个白面馒头吃。

    这天老道照常出摊,他难得不想睡着,隔着破斗笠的缝隙盯着来往的裤腿和鞋,有些鞋面华贵精致,有些破旧脏污,有些要么只是破草鞋,要么光着脚。突然有人停在他面前,一个青年人,低头看他,问道,道长,给算一卦么。

    那布鞋洗过了很多回,到处是磨损的痕迹,青年人一副江湖侠客的装扮,涉世未深的样子。两人去了石桥边一块空地,老道对着地面拿着八字一边算,一边想些了无边际的事。

    两年里都很平常,年轻人脸上没什么忧心忡忡或是放心的表情,很客气地给了银两,背过身就要走了。

    “你的剑,”老道突然说话,年轻人闻言停下,却没有转身,静静等着下一句,“还是不要背了。”

    “是故人所赠。”老道又开口了。

    “不是多好的剑,也没有沾血。”

    “主人没来得及用就不在了。”

    “背着它,对你不好。”

    老道仿佛对着空气在自言自语,年轻人什么也没说就走了,顺便把那把被布条层层包裹的剑勒紧了点。

    老道望着那个背影,想叹气却又停在嘴边。

     旁边有个人从交易行出来,破口大骂着什么,挥舞着手里的剑正想随便找只倒霉兔子撒气,老道见着了赶紧抱住那人把人拉开,差点没挨上一刀。

     “臭牛鼻子挡我道干什么!信不信连你也宰了!”

     “杀生不好杀生不好,况且这兔子杀了,不小心要害您染病的。”老道赔着笑,好言把人劝走了。

     傍晚热气终于散了不少,行人也稀少许多,老道买了白面馒头,坐在海滩上看日落。扬州的日落带着扬州城那股温婉的气息,和他的纯阳是不一样的,那儿永远飘着雪,望远了就是料峭的雪峰,人人整日练剑诵经扫雪,哪会有这种人间烟火味。

    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间,才想起来自己没有酒葫芦。

    他开始糊涂了,还有些想念过去的日子,可是他已经回不去纯阳了。

    老道眼神有些迷离,他似乎看见了一汪澄澈的月亮,月下闪动着刀光剑影,有年轻人的笑声和豪情壮语。

    涨潮了,海水不经意湿了他一鞋,老道一脸嫌恶地起身,碎碎念着离开。

    没有人知道他晚上住哪睡哪,只知道他第二天一大早又会坐在那个碍事的角落里打盹儿,风雨无阻的。没有人知道他有什么故事,也没有人知道这江湖有多少故事。

    他也不过是一个回不去的老道。


评论(2)
 
© 一合羊 | Powered by LOFTER